內容很長,總共有兩千多個字= =|||

因為煩惱到睡不著所以熬夜打的(本來正在作人設的精緻化)

請容我罵告非兩個字吧!因為我的頭現在痛到快炸了....我很告非的既然為了這種事情~打了兩千多字的文章....(遠目

麻煩請耐心讀完

 

 

給大家

 

先說說關於溝通的部份

看完最近的風風雨雨,我沒想到我竟然在實習課程中被教導到的事情會在這邊看見。當時實習的課程,提到的是溝通的問題,也是職場上跟同事跟客人交談中必須要注意的部份。我也在這裡看到類似的事情在此發生:我現在所看到的是,大家都以為自己說的夠了、說的多了,但是後來才發現對方沒有收到訊息,沒有理解訊息。


 

這裡完全沒有人開無視,我想要請大家放下這樣的想法,去明白沒有人保證自己在講述一件事情的時候,一定會有人能夠真正的確認自己說的話是否被完全接收,或者是已經說完說夠到足夠讓人去思考,去執行。如果開無視的話,我們也不需要去溝通去討論了。

 

每個人由於自己的出身與經驗不同,所以理解同一件事情也無法相同,這是必然的事情,溝通這件事並不只是要聽完對方的說話,也要去想這個說話者為何說這種話的角度何在。當然,說話者也必須能夠設想對方會如何理解,然後以對方能夠理解的方式去表達。這就是為什麼有「說話的藝術」存在,因為溝通本來就是很有學問的事情,要去站在對方的角度講述一件事情本身就很困難。

 

大家都不是聖人,當自己以為說完了解釋,也是需要對方說一句「我不懂」、「再說一遍」、「請詳細解釋」,或者是說「我無法接受」,然後說話的人也必須要繳盡腦汁,換一個或許對方可以理解的方式解釋。或許再解釋一遍的方式更為拙劣,更令人啼笑皆非,很讓人無法忍耐,卻也是每個人必須要忍下來的,因為你想要去理解,我也想理解你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當每個人站在想要讓人理解,與自己也想要理解對方的態度,我相信不會沒有耐性去渡過這種煩人的過程。

(我所說的理解是在溝通上面,表述意見的時候這個意見能不能被理解的位置上,而不是個人能不能被理解的位置上,個人理解我覺得是私事,這一點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談的意思,因為我也認為自己也是不需要被人理解的人,我也沒興趣去花費時間理解他人)


 

所以,這根本無法用對錯來去評論,不值得讓人去激起自己的情緒,不過當然,當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誰沒有情緒?但是仔細思考一下,這樣根本無法解決問題;然而,在跟人相處之下誰沒有埋怨?就算是再好的朋友,再親密的情人也會有互相埋怨的時候,這一點我覺得無所謂,私底下埋怨發洩一下就好,讓不理性的事情可以讓口、讓筆墨發洩...瘋狂敲打鍵盤、高聲說話一吐、二吐、三吐自己的不快,等到後來事情解決,東西也趨近自己想像中的完美,自己也會覺得那種事情簡直比芝麻綠豆還要小。

 

 

 

 

 


再說說~有什麼話想說的部份

每個人都說,心裡有什麼話就要說,但我相信沒這麼簡單想說就說,我相信在說話的時候,一定會考慮很多事情,然後滯待了不少;擔心這種話說起來會有什麼樣的後果,足不足夠清楚表達,然後怯怯的無法說出口。(就我來說的話,我是絕對會做這種庸人自擾的事情),但是就是有口難開的情形非常多見,這一點我相信是彼此彼此的吧!因此當找到機會的時候,話就會多起來,心情也跟著激動起來,就我觀察組內的情形,是看到不管是我自己還是大家都有這樣的情形。但是「有什麼話想說就說」這種話不能少,大家也一定都明白,也明白這種矛盾的吧?

 

不過還是要再說,又再說,想說什麼話就說,BLOG也都開在那裡了,信箱跟MSN也都在那裡,畢竟我們認識的時間太短了,這種話哪能讓人放心想說就說,太理想化了,所以這種話要說不停。如果跟一個人說了,自己覺得不夠,我們這一組有四個人,每一個人都說一遍,總可以得到想要的答案吧?

 

說起來,本組內部誰沒有做錯事?我覺得一個人看見一個人蠢了,那是因為全部的人也都蠢了的關係,不然也不會在瞪著公事找缺點的時候,也找到人身上去了,因為是一個小組,當內部有什麼事情發生,絕對不是一個兩個人的錯,自己也絕對要罵在裡面,更何況要把蠢事拿出來,那蠢事可是數都數不清的,說不定自己還會驚訝自己也犯過這種蠢事。

 


拿否定對方意見這種事來說好了,本組每個人的提案誰沒有被否定過?誰沒有因此心中有所不快?這一點大家心裡都很清楚,但或許我們彼此不了解對方的這個部份,因為我們聚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否定對方的時候大都是三個或是兩個人聚在一起否定的時候。

 

拿我自己來說好了,我有一個故事是被笑著否決的,老實說我當時心底也是有所不快,因為在談論的時候我覺得笑著的這種態度讓我無法接受,不過我還是硬逼著自己去思考否決的原因,卻還無法釋懷,等到我聽到「這跟主題不符合」我才頓悟趕快自己撤掉自己的故事。這種事情如果要牽扯蠢事的話,我相信一定會沒完沒了吧?當時我感到憤怒,其實也顯示了自己的肚量不夠,自己的自尊心太強拉不下臉,失去考慮這個意見的可行性,對方的態度當然也有問題,認真要說對方的評論也可以依自己個人的看法去挑出毛病也是一大堆。不過如果要翻出來,卻一點對事情的幫助都沒有。

 

 

總之,矛盾的事情太多了,麻煩大家忍著點,在談公事的時候不要帶情緒上來,酸溜溜的話不需要講,講了也沒幫助,想要抱怨的請私底下去,把情緒帶上來,讓大家都沒心情做事狀況一定會更糟。

 

 

 

 

 

本組與老師討論的目的


再來,關於本組與老師討論的目的,當然不是請老師去協調我們內部的紛爭,我所指的「內部的調解」是當我們自己無法確定一個東西下來的時候,可以去詢問老師的建議,純粹是公事對公事的討論,跟這種內部運行問題的事情完全沒有關係。

 

或許我當時表達方式有錯,誤以為「調解委員會」是一種很逗趣的說法(因為當時我感到氣氛緊張想要緩和局勢= =|||),沒想到被認為是指調解糾紛的方向,而不是給予公事意見上面釐清導正的方向。指導老師的工作本來就是釐清我們的觀念,導正我們的方向的,跟內部糾紛的事情完全不需要去管,這本來就是大家都很明白的事,我想也不需要多說了。

 

 

 

創作者介紹

lost

tub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ubly
  • 昨天一回到家頭很暈 打封信給老師整理個資料就睡了
    今早醒來時頭很痛 像宿醉般的暈眩
    看到妳2000字的想法後 彷彿吃到了普拿疼
    好多了 很高興和妳有相同的想法就當作是我們之間的共識吧!
  • 我相信這樣的想法~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大家都有~
    每個人都不是笨蛋~只是角度不同表達的方式不同而已~

    tubly 於 2010/11/02 12: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